《西游记》中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2021-12-29 14:37:26 文章来源:网络

杨洁导演选好了三个徒弟,开始去电影学院选他们的师父。

因为唐僧这个角色没有舞台上的技艺要求,所以要比三个徒弟更好选一些。

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后,杨洁导演在表演系毕业班的**照片中挑中了汪粤。

汪粤的形象还是让人很满意的,只是看了个相片就定下来了。

因为杨洁导演觉得,不需要舞台技艺的话,他们表演系学的东西足够用了。

几天之后,杨洁导演联系上汪粤,安排他到北京的法源寺去体验生活。

汪粤爽快地就去了,临行前还特意剃了光头,换上了准备好的僧衣。

为了能更好地体验生活,他每天吃饭**都在那里,跟他们一起学习知识。

回到剧组之后,把学到的东西讲给大家听,他开始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

有一天杨洁导演带汪粤去俱乐部看戏,汪粤执意想穿上剧组那件僧衣体验生活,

那天汪粤穿着僧袍还披着袈裟,悠然自得地行走在大街上,行人们全都驻足观看。

杨洁导演看到这情形有些尴尬,而汪粤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还一副自得的样子。

汪粤还得意地说:“寺里做法事时我就穿的这件去的,他们还向我施礼。”

但是汪粤在寺里的生活只坚持10天就跑回来了,副导演朱小峰说他不能吃苦,

他满脸都是委屈,他说:“寺中蚊子太多,咬得满头是**还不让拍,说是**生。”

临行前,他还是依依不舍得和师父道别,并且合影留念。

师父临行前赠偈言:务实,有恒。

其实汪粤为了能演好这个角色很上心,通过一些知识的学习,

他认为唐僧的五佛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于是他就按照应有的样子做了一顶,

当杨洁看到这个冠后也非常满意,

后来大家看到的五佛冠就是汪粤后来做出的。

但是在后来的试镜中,审看的**对他的扮相并不满意,

认为他的扮相很苦,不显大方,可是杨洁导演力排众议,认为这只是磨合,

不仅仅是这个角色,别的角色也存在问题,汪粤是一个在读的**,要给他机会。

后来就有了《三打白****》、《祸起观音院》、《**吃人参果》。

汪粤越来越**成熟,特别是在《三打白****》中的戏份。

当孙猴子被他赶走后,很多观众看得很生气,这恰恰说明他演技的自然,

唐僧当时那无奈又痛心诠译得入木三分,可在这集拍完之后,

他提了一个请求,这件事让杨洁很恼火,

他说一部电影来找他,想让他演主角,他特别想去拍。

杨洁导演说:“西游记这个不拍了?”

汪粤有些不知所措,吱唔着说:“空闲时拍吧!”

杨洁导演坚定地告诉他:“这里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选择了电影,那你就去吧!”

**后汪粤还是走了,虽然他很留恋组剧这些人,那天还流了泪。

他走了之后,杨洁也很惋惜,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唐僧的角色走了,可是小白龙选角不能耽误。

杨洁在电影《**变》中发现魏慧丽可以演高**,

但同时发现里边的徐少华很清秀,不如小龙马就由他来演。

试妆那天,剧组领导觉得徐少华的小白龙太文雅,

**后拍板,他演唐僧。徐少华从山东省话剧团来到剧组人生地不熟,

平时不怎么和人说话,只是一个人在屋里看书,

那时的他很清秀也很瘦弱,杨洁导演就让剧务经常给他送肉吃,

徐少华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后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胖了很多。

看起来喜庆的他,一扫往日的腼腆,师徒几人也处得非常融洽。

他参演的几集播出后,大家都很喜欢他。

当拍到《智激**猴王》那集时,唐僧提要求了,团里给他报了山东艺院,

准备让他去读大学,所以他要去参加**,

杨洁深感意外,问徐少华:“你要走了吗?”

对方说:“**而已,考上暂时不用去,空闲的时间就能拍。”

杨洁导演觉得不可思议,哪有这样的好事情?也不用去读书就发文凭

可是对方去意坚决,并答应继续拍戏,杨洁没有办法,虽然不太相信,但还是应允了。

为了能让他赶时间**,剧组加班连**拍戏,一直拍到天亮,**终他顺利通过**。

当剧组来到下一个地点拍戏时,徐少华果然没辜负大家的期望而赶来,

大家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又提出要求:“想让剧组和学校说说,不上学也能得文凭。”

杨洁不解,问徐少华:“前些天,你说不用上课,剧组哪有这面子?学校也不听我们的啊!”

杨洁说:“如果只有一个选择,你会选择什么?”

徐少华坚决地说,演唐僧。杨洁终于心安一些了。

拍完这一集“唐僧变老虎”后,徐少华走了,在临走前把接下来要拍的戏份和时间说完。

当剧组到了苏州准备拍《趣经**儿国》时,唐僧却失联了,

导演把电话打到剧团,才知道他和爱人去读大学了,

杨洁给他们学校表演系又打了一个电话,那边给的回复是没有此人。

杨洁此时很生气,他又给教务处打电话,让他们告诉徐少华马上来苏州。

对方终于回话说:“请几天假,马上来。”

杨洁提高音量喊道:“戏份很重要,几天时间拍不完。”

几天之后,大家见到了徐少华,他很不情愿地拍完,徒弟们担心他走还请他吃饭,

但**终他还是走了,临走时杨洁应徐少华要求,派人专门到了他的学校,

让他能够少上些课一样拿文凭,让戏份能顺利进行,可是派去的人在电话中和杨洁说,

学校的领导和徐少华聊过,问他拍戏跟学业哪个更重要?

他说学业为重,这让派去的人也没办法继续张嘴了。

听罢这些话,杨洁恼火了,想走只管说清楚,一而再的**人。

为赶进度大家都很忙,杨洁完成工作后下楼,正好跟一人擦肩,

虽然一瞬间,但是对方的气质和魁梧让人印象深刻,

杨洁本能反应说了一句,你站住。

那个刚上楼的大个子吓了一跳,回了声:“我?!”

两人一聊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广播剧团的迟重瑞,

楼道里光线很暗,当他们来到房间里,

才看清这是一个温文尔雅相貌堂堂的小伙子,如果一定要挑毛病,就是稍胖些。

杨洁决定就他了,问迟重瑞想不想演唐僧这个角色。

对方一脸疑惑,你们不是一直在拍着吗?人呢?

杨洁说你就说愿不愿意吧?对方欣然同意了。

问他能不能剃头,迟重瑞笑了,

他说自己头发稀疏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一下。

试妆后大家都很满意,方面大耳,宝气十足

很快就进入到补拍“猪八**井底救国王”的戏份,让他演龙王试试戏,

抠模子和戴面具的罪一般人都忍受不了,可他顺利完成了任务。

杨洁问他是不是很不舒服,他说:“难受确实难受,大家不也是这样吗?"

**终观众就在荧幕上见到了这个**忠诚的唐僧

他非常喜欢这一个角色,全程拍完没叫一声苦,**终取了真经。

杨洁导演也没有想到,徒弟们天天分行李说回花果山高老庄的,

**后却是唐僧这个**应坚持到底的角色一波三折。

而在楼道黑暗处遇到的这一位,却陪伴大家走到了**后,

这或许就是大家一直说的缘份吧!

以20世纪80年代为背景的工人题材电影《纺织姑娘》,给我一种亲切感

襄阳冬天的太阳软绵绵,我很喜欢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趁着周末,**又去加班,我拉着表**帮我把家里的物件收拾收拾。翻开一本陈年的旧相册,一个偌大的织布机旁边,一个身影瘦削、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工穿梭于织布机间,戴着白帽子和口罩,穿着白围兜——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纺织**工的标配,也是17岁时我的模样。

“在那矮小的屋里,灯火在闪着光,年轻的纺织姑娘坐在窗口旁,年轻的纺织姑娘坐在窗口旁,她年轻又**丽,褐眼睛亮闪闪,金黄色的辫子垂在肩上……”熟悉的歌曲《纺织姑娘》,倏然在我耳边响起。

20世纪80年代初期,是黄石市棉纺织印染厂(下称黄棉)**辉煌的时候,拥有纱锭7.3万枚,布机2024台,印染生产线6条,产品种类增加到纯棉、涤棉、中长纤维等,建有针织厂、帆布厂、毛纺厂等30余家省、市、区属企业,是黄石赫赫有名的四大“万人企业”之一。黄棉还是国旗、党旗定点生产单位,生产的“**鹰”牌篮球鞋是**和湖北省篮球队专用球鞋。进入黄棉那一年,我17岁生日才刚刚过去3个月。

“**怕进钢,**怕进纺”,这句话反映了纺织**工的辛苦与不易。但在那个年代,能到国营企业当一名**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怀揣一腔热忱,刚出校门便主动报名,进入黄棉当了一名普通的挡车工。

挡车工首先是要学会打结,再学开空车,然后再慢慢学挡车。“打结”,是车间每个月每个季度操作比武的一项内容,看一分钟内谁打的结**多。还有是在布机上操作投梭、接头、找头、换梭等,这些都是比武的内容。

织布比较常见的问题是出现“断经”,会导致机器停摆。“打结”速度越快,处理“断经”的速度就会越快。但是,“打结”对于手指的灵敏度要求非常高。开始时我不会“打结”,人很是焦躁。为了练好“打结”,我甚至将练习时间搬到了病**上。那次,我生病了。住院时,我喊相熟的工友,帮我带来一些纺线,练习“打结”。手指被勒出一道道血痕,还有一道道茧。工友看见我脖子上挂着满满的纺线,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是台城柳,依旧**笼十里堤。”读唐代诗人韦庄的《台城》,幻想繁茂的杨柳在**雾笼罩的十里长堤边随风飘曳的景象,真的很**很**。飞扬的柳絮,传递着冬去春来的消息;车间里的棉絮,洁白的模样,恰似轻飘飘的柳絮。我将梦想与期冀,在经纬间穿梭,把密密麻麻的心事和闪光的金丝银线融合,编织自己七**的人生。车间里飞扬的棉絮,宛如仙**下凡,跟随我们的脚步翩翩起舞。

那段时光,心中充满惬意,背后也载满辛酸。纺织厂里机器轰鸣,每个下班的工友,即便戴了口罩,也能看到额头上和头发上的棉絮,灰尘还是钻进了口罩没有覆盖住的位置。因为指甲要**地在纺线中来回穿梭,时间长了,手指甲磨出茧,腿也站得直打哆嗦。厂里上班三班倒,早班、中班和晚班,每班8小时。1∶48,我清楚记得这个数字。1代表一个**工,48代表48台织布机器——一个熟练**工应该负责的机器总量,每台机器足够有现在行政单位使用的两个半长方形桌子那么大的体积。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要**地穿梭在48台机器之间,跑巡回,查布面,查机器零部件损坏,做好提前预防,每天的穿梭路程不少于5万步。

上晚班就意味着熬**工作,伤眼睛不说,主要是伤神。我当时想,只要能不上晚班,让我去扫厕所都愿意。毕竟,凌晨三四点是人**容易犯困的时候。密不透风的车间,48台机器的热度、严严实实的衣服、飞絮的棉花,让布机车间更加焦躁,与在学校时的无忧无虑相比,心理落差不是一般的大。

上晚班的**工,很少有忙里**闲的功夫。一是打个盹的时间,机器就卡顿了,工作效率会下降,单位时间内出布量也会降低,长远的话,会影响评先竞优。二是机器轰鸣,人说话全靠大声喊,说话费力。三是身旁的维修工、分析工、摆纬工,全都井然有序地忙着自己的事情。看见别人忙碌的身影,我就给自己鼓劲:别人能吃苦,我也能吃苦,我要干得比别人更好。所以我的工作时间比一般的**工要多2个小时:我提前接班,处理别人没有搞好的疵布,晚点下班,把自己没有搞好的疵布也处理完毕。这是那时我给自己定的规矩。

世上少有**无瑕的事情,纺织工作也不例外。纺纱过程会使原纱产生瑕疵,如棉粒、**结、跳纱、纱线不均匀、断经、断纬、跳花、双纬、破洞、烂边等,瑕疵多了,制作成品衣物或其他日用品时,会影响**观,进而降低其价值。所以,每天工作我都高度紧张。

我现在每天早上5点起**开始跑步,能跑一个小时。我是以当初在黄棉的韧劲对待早起跑步这件事;中午吃完饭,我也习惯邀上一******,在单位后面散散步。每次跑步或者散步,我都会刻意避开地上的窨井盖——那么多年过去,被窨井“吃掉”的一幕,仍历历在目。

那天,我上晚班,凌晨1点的时候,厂里给职工半小时时间吃饭。车间离食堂有10分钟往返距离,为不影响工作,我从车间飞奔去了食堂。凌晨的厂区,灯光微弱,还下着雨,路面积水,我慌不择路,路过一个窨井盖时,噗通掉了下去。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只能大声呼救。因为上**班的工人不多,应该都去食堂了,没有人听见我声嘶力竭的喊声。**后我是用足力气自己爬上来的。大腿疼痛,我没去食堂,一瘸一拐返回车间,其他工友被吓了一大跳:我的整条大腿外侧全是血。领导让我回去休息,但我想着,全勤才能评优,病假影响全勤,而且还会影响这一个月织布的产量和质量,反正再有几个小时晚班就结束了,我还是忍着剧痛,擦了擦血迹,继续返回岗位……

辛勤付出,就会有收获。我每月产量都在车间排前三,织布经常做到万米无疵布,连年被评为岗位操作能手,被厂里评为十大标兵、先进典型、市里的优秀党员、省“新长征突击手”,先后任厂里团委组织宣传干事、工会**工劳保部部长,并被推荐到**纺织政治函授学院党政管理专业大专班半脱产学习,后又被推荐到省委党校学习培训。1984年,我参加“振兴中华”全国青年读书演讲比赛荣获二等奖,个人事迹频频见诸报端。12年后,我离开黄棉考进行政单位,后来辗转到十堰、襄阳……

表**问,在纺织厂织布7年,那么辛苦,你后悔不?我说,辛苦,但不后悔。岁月悠悠,回首17岁的青春,不知不觉已41年了,曾经熟悉的机器轰鸣声,依然在我耳畔回响。

(作者单位:湖北省襄阳市人民检察院)

来源:检察日报

上一篇:超强阵容、多重大礼!12月31日!锁定杭州之声跨年大直播!24小时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荆门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